<div id="ktuqi"></div>
  • <sup id="ktuqi"></sup>
    學理財 | 產品中心 | 終端下載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您的位置:頂點財經 >> 練本事 >> 正文

    為啥大盤漲我的股票漲不動 問題可能出在這個指標上

    2018年03月02日 17:01:00 來源:上海證券報 出處:頂點財經

          A股六連陽,大盤指數自低點的反彈幅度已達10%,個股區間漲幅的中位數也有7.55%。可是,有一部分股票卻像翅膀上吊著鉛塊,股價總也飛不起來,只能貼地滑翔,甚至還有不斷下墜的。

      大盤漲我不漲的原因眾多,其中有一個普通F10里看不到的財報科目——商譽(到年報、半年報、季報的合并資產負債表的非流動資產里去找),很可能就是導致主流資金對部分股票避而遠之的主因。據統計,在商譽值占總資產比例超過50%的29家上市公司中,剔除7家停牌的外,這波反彈漲幅“及格”的(達到中位數7.55%的)只有可憐的4家。至于這是為什么,請看下文:

      今日,15家上市公司發布了計提資產減值準備的公告,其中三分之一的公司涉及商譽減值,減值額最高者超過4億元。商譽減值頻現的大背景是,自2014年起的數年間,伴隨并購重組的高度活躍,A股的商譽總規模已由2013年末的2141億元,升至2017年三季度末的12565億元。

      雖然這逾萬億商譽僅是A股公司同期資產總額的0.58%、凈資產額的4%,但相對凈利潤而言,商譽減值的影響還是不容小覷。特別是個別行業板塊公司的商譽總額在過去數年間增長超10倍,個別公司的商譽規模甚至超過了凈資產。

      不過,在投行人士看來,商譽規模隨并購活躍而增長也是正常現象,對個別收購標的運營未達預期的公司要防范風險,但絕大多數公司的運營狀況還是健康穩定的。同時,在監管引導和市場推動下,并購重組已正本清源、回歸實體,那些遵循產業發展邏輯,助力供給側改革、國企改革的并購,將極大地降低商譽減值風險。

      三重維度細讀商譽

      商譽對A股公司凈資產、凈利潤的比值究竟已達到多少?哪些行業是商譽的“儲存大戶”?并購活躍的中小板、創業板公司是否商譽“負荷”較高?經上證報資訊統計、梳理,A股上市公司的商譽輪廓已現。

      先看整體數據,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A股上市公司商譽總額為12565億元,約為同期凈資產總額的4%,相當于去年前三季度凈利潤總額的48.64%。縱向來看,2013年末至2017年三季度末,A股上市公司商譽總額至少增長了5倍,相對上市公司(年度)凈利潤額的比值,則從不到10%升至30%以上。

      數據變化如下:2013年末至2016年末,A股上市公司商譽總額分別為2140.94億元、3292.17億元、6500.17億元和1.05萬億元;商譽對凈資產總額的占比分別為1.17%、1.55%、2.58%和3.63%;對當期凈利潤總額的占比分別為9.19%、12.92%、24.75%和37.43%。

      再看商譽占比較高的行業。以2017年三季度末為統計節點,計算機、傳媒、休閑服務、通信及軍工等五個行業的商譽總額相對當期(前三季度)凈利潤的比例超過200%,其中,計算機、傳媒、休閑服務行業的比值分別達503.02%、381.26%及321.5%。從商譽對期末凈資產的占比看,傳媒、休閑服務、計算機行業依然較高,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比值分別為26.32%、24.57%、21.58%。

      其中,傳媒行業頗具代表性。2013年末,傳媒行業上市公司商譽總額僅為133.93億元,而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這一數字已上升至1520.4億元,數年間增幅高達10.35倍。超高速增長并非全都來自傳媒行業上市公司數量的擴充,如2013年末,傳媒行業上市公司商譽總額相對期末凈資產總額的占比為6.72%,到了2017年三季度末,這一比例升至26.32%。2013年,傳媒行業上市公司商譽對當期凈利潤的占比為80.47%,2017年前三季度,這一比例升至381.26%。

      此外,2013年末,創業板上市公司的商譽總額為151.16億元,到了2017年三季度末,這一數據為2417.41億元,增幅約為15倍。由于創業板在過去數年間不斷擴容,僅測算絕對值并不精準。比值更能說明問題,創業板公司期末商譽對凈資產的占比已從2013年末的3.25%,增長至2017年三季度末的19.66%,對當期凈利潤的占比從2013年的45.75%,增長至2017年前三季度的318.3%。當然,這也反映出創業板上市公司注重外延擴張,謀求跨越式發展的特質。

      與之相比,滬深主板上市公司(不包括中小板)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的商譽對凈資產的占比為2.44%,對2017年前三季度凈利潤的占比為28.73%。中小板上市公司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的商譽對凈資產的占比為10.42%,對2017年前三季度凈利潤的占比為146.59%。

      合理評估防范風險

      如何看待商譽問題,又如何應對、化解可能的風險?

      有投行人士指出,按會計規則,采用收益法評估收購標的的A股公司,往往在進行“溢價”收購時會在賬面上積累商譽(計入非流動資產)。商譽可視為上市公司為獲取標的公司未來盈利而支付的溢價。如果標的公司運營穩健達到預期,商譽就只是賬面數字,而如果標的公司不達預期,報告期末就需對商譽進行減值測試,減值金額將遠大于標的公司盈利不及預期的部分。

      這就是為何標的公司一旦“跌倒”,上市公司業績很容易受到明顯拖累的原因。最新案例如大東南002263),公司2月27日發布2017年度計提資產減值準備的公告,擬計提各項資產減值準備60269.78萬元,其中商譽減值達43723.95萬元。進行該項減值的原因是,公司2015年收購的游唐網絡2017年未完成預計的經營目標。此次減值前,大東南收購游唐網絡形成的商譽為56061.95萬元,此次的減值比例達78%。根據大東南的業績快報,公司2017年虧損57500.63萬元,其中商譽減值應占大頭。

      正是有了商譽減值拖累業績的案例,投資者對商譽比例較高的公司心存擔憂。據統計,共有14家A股公司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的商譽規模超過了期末凈資產,即假設這些公司全額計提商譽減值損失(最壞情況下),將直接面臨“資不抵債”的困境。這些公司包括*ST紫學000526)、納思達002180)、凱瑞德002072)、長城影視002071)、煉石有色000697)、維格娜絲603518)、眾應互聯002464)、長城動漫000835)、國美通訊600898)、*ST昌九600228)、民盛金科002647)、西王食品000639)等。

      其中,*ST紫學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的凈資產為1.04億元,而賬面商譽額則達15.27億元,商譽是凈資產的14.64倍。納思達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的凈資產為11.89億元,而賬面商譽則為140.93億元,商譽是凈資產的11.85倍。有滬上私募人士表示,類似這種商譽占比較高的公司,對標的企業運營狀況的敏感度最高。

      事實上,投資者也已開始對商譽占比較高的公司“敬而遠之”。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共有29家公司商譽占總資產比重超過50%,而在過去一周的反彈中,這些公司股價大部分走勢平平。

      “除了占比極高的情況,分析商譽風險還是應該結合公司運營情況來看,畢竟高溢價收購往往對應著高盈利能力,如果標的公司確實表現優異,商譽問題無需過分擔憂。”上述私募人士表示。

      尤其是當前監管層對并購重組進行引導,使收購更多地遵從產業邏輯、志在協同效應,商譽持續膨脹、減值不斷增加的風險已得到遏制和消解。該人士進一步提示,在并購業績承諾逐步兌現的當下,應更加關注上市公司對商譽減值測試的合理性,防止個別公司為控制利潤,對商譽減值進行調整,無法準確揭示其財務情況。

    北京赛车pk10必胜玩法
    <div id="ktuqi"></div>
  • <sup id="ktuqi"></sup>
    <div id="ktuqi"></div>
  • <sup id="ktuqi"></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