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ktuqi"></div>
  • <sup id="ktuqi"></sup>
    學理財 | 產品中心 | 終端下載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您的位置:頂點財經 >> 圖片新聞 >> 正文

    騰訊音樂IPO估值逼近網易

    2018年10月07日 09:27:00 來源:獵云網 出處:頂點財經

      編者按:如今,在線音樂市場終于迎來黃金時代。

      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已經正式遞交赴美上市招股書,據報道估值在250億-300億美元,這一估值已經逼近網易288.23億美元的市值。

      在線音樂市場近幾年發展迅速,除了用戶數量的迅速增長外,版權保護和用戶付費習慣等市場環境得到巨大的改善。

      騰訊音樂的招股書中提到,根據iResearch的數據,2017年中國在線視頻的付費率已經達到22.5%,在線游戲的付費率達14.1%。

      2018年第二季度,騰訊音樂的付費用戶已經達2330萬,付費率為3.6%,相比于在線視頻和游戲,市場空間還很大。

      騰訊音樂娛樂集團收入主要來源為付費訂閱、數字專輯、虛擬禮物和增值會員,2018年上半年營收達86.19億人民幣,而2017年同期為44.85億人民幣,同比增長92%。2018年上半年調整后利潤為21.12億人民幣,而2017年上半年調整后利潤為7.32億人民幣,同比上升近兩倍(189%)。

      在線音樂市場如今取得的成績,是十年前初次提出音樂收費時不敢想象的,在線音樂市場,多年來處于持續燒錢虧損狀態。如今,在線音樂市場終于迎來黃金時代,音樂人這個群體也獲得了新的生存方式。

      豐厚的版權收益

      音樂行業,作為15年來最后一個“誰都想投資”的行業,如今,它又回來了!大量的資金開始涌入,被用于購買流行歌曲版權。

      隨著流媒體付費訂閱越來越受到主流的認可,大型音樂流媒體服務公司,如Spotify、Apple Music、騰訊音樂、Pandora、亞馬遜音樂、YouTube Music和Deezer等,都已經進入了全盛時期。

      美國的音樂流媒體服務,目前擁有超5100萬付費訂閱用戶。流媒體行業整體收入增長41%,付費流媒體收入增長45%,受此推動,去年全球音樂產業市場規模增長了8%,增至173億美元。

      音樂流媒體的行業的迅速發展,意味著歌曲版權擁有者收入激增、新興娛樂市場擴張、數字視頻播放量日益增加,以及音樂在VR等新內容格式中的潛在用途進一步擴大。不出所料,私募基金、家族基金、產業和養老基金也都希望參與其中。

      一首歌的版權有兩種類型:詞曲版權(即著作權)和錄音版權。一首歌曲的音樂成分,包括歌詞、旋律等在內,來自擁有詞曲版權的歌曲作者(他們通常會簽署發行協議,他們的發行商除了獲得一半的版稅外,還會獲得所有權)。與此同時,正在被演出的歌曲版本來自擁有錄音版權的唱片藝術家(他們通常會簽署唱片協議,唱片公司會獲得錄音版權和大部分版稅)。

      流行歌曲之所以值錢,版稅功不可沒:當歌曲在流媒體中被播放,iTunes上下載,YouTube上翻唱(機械許可證),在收音機或雜貨店播放(表演許可證),作為配樂在電影或電視上播放(同步許可證)或其他用途,都會產生版稅。歌曲的著作權所有者將會獲得更多的版權,來抵消他們所承擔的創作風險。出版商可以從某些渠道收取版稅,而錄音版權方則不需要。(比如廣播劇)

      對于流行歌曲背后的詞作者來說,這些版稅就是一個可觀的收入,每年可達數萬、數十萬甚至數百萬美元。當然,大多數歌曲都不會盈利,畢竟在競爭激烈的行業中找到一條屬于自己的路是很困難的。歌手那么多,但受歡迎的可能只有幾千名,更不用說那些傳奇藝術家,他們的音樂在幾十年內都能保持流行,這也意味著成功音樂家的版權在他們或他們的發行商決定出售時將會產生溢價。

      投資流媒體經濟

      2017年,流媒體服務收入占到了全球音樂行業收入的38%,最終超過了傳統專輯銷售和歌曲下載收入。訂閱流媒體服務在此刻進入了一個“賽點”,但是它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高盛媒體行業分析師Lisa Yang預測,到2030年,隨著全球流媒體市場規模將會擴大到340億美元(幾乎全部來自付費訂閱),全球音樂產業的市場規模將達到410億美元。

      Merck Mercuriadis旗下擁有著如Elton John、Guns NRoses和碧昂斯等超級巨星,并于6月份在倫敦證券交易所融資2億英鎊(約2.6億美元),這筆資金將被用于音樂知識產權投資公司Hipgnosis Songs的運營中。他的計劃是在未來三到五年內融資和投資10億英鎊。他認為,被動消費者向主動消費者的轉變將使音樂產業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事實上,流媒體音樂是原有音樂模式的轉變。由于人們可以在一些渠道(有廣告)免費獲取音樂或低價訂閱(沒有廣告)獲取音樂,消費者不再主動選擇特定的歌曲,甚至在無法獲取某些有版權的音樂時候,選擇非法下載。

      當消費者支付一定的價格就可以獲取所有的歌曲,人們就開始傾向于獲取更廣泛的音樂,探索更多的音樂流派,發現更多音樂節,也可以聽幾十年前的老歌。那些以前從來不怎么購買音樂的消費者,現在每年也開始支付120美元的訂閱費來享受更多藝術家的作品。

      零售業也在這樣做:通過Soundtrack Your Brand(脫胎于Spotify)等流媒體產品,他們正在使用商業許可證——這種許可證更為昂貴——在商店里播放更廣泛的音樂,而不是放在收音機上或播放同樣的幾張CD。

      音樂產業的大部分市場增長在中國、印度、拉丁美洲以及尼日利亞等新興市場,在這些市場,付費訂閱或購買會員正逐步取代了盜版音樂。騰訊音樂的三項流媒體服務在中國市場份額約為75%(去年,中國音樂市場整體激增34%)。騰訊音樂正在籌備IPO,其可能與Spotify今年4月IPO時290億美元的估值接近。與此同時,拉丁美洲的音樂產業的收入去年增長了18%。

      西方音樂融合了全球流行文化,隨著這些國家進入流媒體時代,它們正通過廣告收入(至少是廣告收入),以及越來越多的付費訂閱,通過數億聽眾盈利。

      美國音樂版權代理公司Primary Wave創始人Larry Mestel表示:新興市場為其客戶帶來更多收入,如Smokey Robinson、Alice Cooper、Melissa Etheridge和Bob Marley,新的粉絲群開始在網上與他們互動。他在2016年募資推出了一支3億美元的新基金(得到了黑石唱片和其他機構的支持),以收購音樂目錄的版權。他說,流媒體模式帶來了巨大的增長機會,市場隨即有了很大的改善。

      推動流媒體音樂產業增長的不僅僅是這些音樂平臺,在線視頻的爆發使得來自YouTube、Hulu或是Amazon Prime Video等平臺上的節目,帶來了越來越多的歌曲同步許可;僅在2017年,全球同步許可收入就同比增長了10%。在過去的一年里,Facebook與每一家大型發行商簽署了許可證,以涵蓋其用戶在Instagram Stories和Facebook Video中對歌曲片段的使用。

      歌曲目錄估價過高

      目錄通常是根據“凈發行商份額”來估價的,凈發行商份額是支付完欠給他人的百分比后剩余的年度版稅的平均金額(比如藝術家仍然持有的版稅部分股份)。

      當Round Hill Music于1月份以2.45億美元收購Carlin,以獲得貓王、詹姆斯·布朗、AC/DC和其他公司目錄的所有權時,它支付了16倍的凈發行商份額,這相比于當前市場上交易傳奇藝術家目錄時的價格要高,但并不少見。就在三年前,其倍數穩定在10-12范圍內。

      Kobalt從GV和Balderton Capital等風險投資公司融資了2.05億美元,成為以技術為中心的發行商和標簽服務巨頭,也成為了這個領域的活躍參與者。除了其核心業務(在傳統發行商和標簽中因未能控制客戶版權而被迫退出),該公司還推出了兩支基金(最近一支基金規模為6億美元),以幫助像英國鐵路養老基金這樣的機構投資者獲得音樂版權,來作為資產類別的風險敞口。

      去年12月,他們的基金以1.6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發行商SONGS Music Publishing的目錄。據報道,在這一次出售過程中,有另外13家希望購買Lorde、The Weeknd和其他年輕流行和嘻哈藝術家的歌曲所有權。

      價格太高了?

      當一個資產類別中的資金快速增長以及相應的價格上漲時,我們自然會疑惑是否存在泡沫。畢竟,去年該行業收入仍然只有1999年的68%,一旦流媒體完成早期的大多數消費者獲取階段,增長速度將不可避免地放緩。

      但是推動資金增長的基本面與長期轉變是一致的——很明顯,音樂流媒體在短短幾年內仍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尤其是當大部分人口剛剛連接到互聯網。此外,隨著諸如增強現實和虛擬現實等新內容格式的實現,音樂同步許可的新類別將不可避免地出現。

      當然,每個目錄都有自己的行情。正如Shamrock Capital總經理Jason Sklar強調的那樣,上漲的趨勢并沒有平等地提升所有的目錄。鑒于流媒體服務用戶的年輕化以及這些流派藝術家的數字本土社交媒體參與,流媒體革命似乎對嘻哈、說唱和流行音樂帶來了不成比例的好處。

      除了購買價格之外,評估這個市場交易的關鍵變量也是潛在買家可以為目錄提供的運營價值:他們可以向新的電視節目、廣告活動和任何其他能保持其文化相關性的項目推介過去的歌曲。這就是戰略投資者在發行權方面優于純粹金融投資者的地方,尤其是當涉及到中層藝術家的音樂時。

      隨著長期強勁的市場增長和各種可能的利基和戰略,音樂版權作為一個資產類別,我們將會看到一些新的玩家出現。

     

    北京赛车pk10必胜玩法
    <div id="ktuqi"></div>
  • <sup id="ktuqi"></sup>
    <div id="ktuqi"></div>
  • <sup id="ktuqi"></sup>